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oxh777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缘(5)辛二曰的苦恋  

2009-02-14 20:21:03|  分类: 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有情无缘不聚,无情有缘不合,有情有缘才能聚合。

我和辛二曰同年生,是邻居、从小的朋友。小学、中学又都是同班同学,他和我有许多同样的兴趣和爱好,特别谈得来,考大学时又都考到了上海,我在同济,他在复旦,相邻很近,经常在一起碰头,聊天,有什么心事也相互倾诉,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。

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,忽地想起了辛二曰50多年前给我说的一段他的初恋往事,那时是58年大跃进的年代,我们都只有20岁左右。

一天他红着脸吭吭歪歪地对我说:“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……她和我一个系,比我低一班,打听下来她叫宁曼,个子不高,长得可好看哩,白白的皮肤瓜子脸,扎着两条小辫子,忽闪忽闪的大大眼睛,让人看了久久不能忘怀。”

“你怎么会喜欢上她呢?”

“有一年,我们几个班一起下乡劳动,我不是喜欢画画吗,就被抽出来到各个村里画壁画,一天来到一个村子的幼儿园,远远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就见一位保育员正带着小朋友唱着歌向我这儿走来,她们停在了我的身后。保育员说:小朋友们,这位叔叔画得好吗?……声音很熟悉,我回过头去一看,这不是宁曼吗,只见她一双清澈、深邃的眼睛正盯着我看,我从来没被女孩子这样看过,这时我的心扑腾扑腾只跳,可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她打招呼,问她怎么会在这里,她说她被抽出来做幼儿园的保育员。说话间我和她的眼睛又对视了一下,就觉得腾的一下脸红到了脖根,再也不敢和她说话了。”

说话间二曰低下了头,不言语,脸也红了,我笑着说:

“你怎么像大姑娘一样这么腼腆。”

“你不知道,从那次幼儿园画壁画之后,她那眼神我怎么也忘不了。她是我们系学生会的文娱委员,能歌善舞,待人也热情大方,我是班里的文娱干事,经常开会见面,开始我并没有刻意地注意到她。有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学习集体舞,同学们排成两圈,里一圈,外一圈,随着音乐内外圈交错的跳动着。不一会她转到了我的面前,我一下子紧张起来,我觉得她也有些不自然,我们两个人都把舞跳错了,巧得很,两个人的手刚刚牵在一起,音乐就停了,别人都把手放了下来,可是我们的手一直牵着都没有放手的意思,我就一直牵着她的手,她的手很凉,小小的、软软的,我们或是默默无语,或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,直到音乐再次响起。……这一夜我失眠了,脑子里全是她模模糊糊的影像,我极力想看清她,可就是清晰不起来。从那以后我每每见到她,总是不敢正眼看她,再在一起开会时,我总是坐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的瞄她两眼。”

“你是刻意地牵着人家的手不放吧。”我开玩笑的说。

“……是的,我牵着她的手就觉得有一股暖流,嗡的一下就流到了我的脑后,暖暖的、酥酥的。我真恨不能就一直牵着她的手,转个不停、跳个不停……”

从此以后,辛二曰就经常和我说起这位宁曼。有一年寒假过后,他兴奋地对我说:

“我写了一首词给她寄去,你听听看写得怎么样:

    遥忆宁曼思如潮,

    欲述难言怕遗笑,

    莽投不速鸿,

    莫笑我多情

……。我怕她笑话,也没敢署名。……”

我一听他这么说,倒真替他着急了:

“你没署名人家怎么会知道这封信是你写得呢。既然为了她你都被搞得心神错乱了,不如你直接找她谈谈,当面把你的心思表白清楚。”

有过了一些日子,辛二曰给我说:

“我给她去信了,这封信是署名的。我从第一次在农村见到她说起,说到了怎么逐渐地了解了她,又怎么逐渐地喜欢上她,还冒昧地给她寄过两封我自己写的没有署名的诗词,很希望能和她进一步加深交往,增进了解……”

又过了不太长的时间,辛二曰给我说宁曼给她回信了,信中给他说了两点:

一是辛二曰信中谈的问题她从来没想过,现在还不想想这个问题,而且也觉得不可能。

一是感到辛二曰近来进步很快,工作很有起色,希望他能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,希望今后仍以同志的关系相互帮助。

辛二曰自从接到宁曼的信以后,就象掉了魂似的,每天都把这封信看几遍,看呀,看呀,好像能从里面看到什么似的,总是忘不了对宁曼的思念。后来二曰又给宁曼去了一封信,但是没收到回信,这更让二曰心神不定。

二曰他们系的教学楼是三合院式的,一次周末,系里没有什么人,二曰一个人到宁曼教室对面的体形教室里,静静的看着另一面教室里的宁曼,宁曼也是一个人坐在教室里,她在沉思,想什么,后来索性趴在桌子上……二曰感到眼睛潮湿了,但还是克制住自己,没有到对面的教室里去,想不到的是,二曰临走时却在中间的走廊里与宁曼不期而遇,他们什么也没说,当然她也是全然不知。

过了大半年后,二曰给我说:他约宁曼专门面谈了一次,宁曼给他说:

“觉得他这个人很好,但是却没有这方面的想法,所以后来就尽量少地和他接触,寒假也不给他回信,说要等他有了女朋友时再和他作好朋友。

“的确她也为二曰这种固执的想法为难,只要二曰放弃这种想法,他们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。……

这是宁曼给辛二曰第二次正式的答复了,应该说答案是很明确了,可二曰的心里就是放不下他的意中人。

有一天辛二曰和两位同学出去看展览会,回来的路上一位同学问二曰说:

“听说宁曼有了男朋友,你知道吗?……”

后面的话二曰什么也没听清楚,心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,公共汽车到站都差一点忘了下来。他失去了幻想,失去了等待的希望,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判断事物的能力,失却了勇气,失却了力量,他的心啊碎了,粉碎、粉碎。

虽然,这是事实,但是辛二曰还是心有不干,他用信约宁曼再谈一次,想从她口中知道得更确切些。约定时间的那一天,宁曼没有来,她托人转送给辛二曰一本很漂亮的日记本,什么口信也没说。

赵秀恒   2009年2月14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6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