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oxh777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  

2009-11-09 18:15:38|  分类: 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情无缘不聚,无情有缘不合,有情有缘才能聚合。

今年可真是我的旅游年,前前后后参与了6次旅游,和老同学3次,和退休的同事2次,和我的姊妹1次。最近的一次是11月4、5、6日三天的宁波游,我们建筑系的退休教师和家属30几人,一早从上海出发,穿过“杭州湾跨海大桥”到达宁波,然后再去镇海、象山、石浦等地,先后游览了镇海的“招宝山”、“镇海口海防遗址”、宁波“天一广场”、石浦“中国渔港古城”、“中国渔村”、宁波“东钱湖”、“小普陀”等景点。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 

我们这些退休教师在一起共事,少说也有40多年了,大家在一起共同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,恩恩怨怨,到如今剩下的只有同事之间的情分。

年岁最大的傅先生,今年91岁了,依然腿脚麻利,登上跑下不要别人搀扶,傅先生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老师之一,大学二年级的第一堂“构造”就是他给我们上的,我依然记得他在黑板上非常流畅地画出的“鸽尾榫”的立体图,他待人和气可亲,为事低调,就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受到冲击,也是排在后几位的,晚年参加老年大学,学习中国画颇有一番成就,学院里还专门为他举行了画展,受到广大师生的好评。

童先生也是一位低调可亲的老师,如今虚岁快80岁了,我读书时他曾担任过我们的建筑设计课的指导老师,后来我留校任教又和童老师在一个教研室一起工作,记得有一年到崇明岛参加“三夏”劳动,我和童老师不仅分在一个小组,而且还住在同一间屋、睡在同一张床上,夏天蚊子多,每次饭后入睡前,他都把蚊帐落好,把帐子里面的蚊子赶走,入睡时他总是睡在外面,把蚊帐管好,又生怕我年纪轻睡相不好,手脚贴在蚊帐上被蚊子叮咬,多少年过去了这些小事我依然记忆犹新。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傅先生(右)和童先生

刘教授和张教授都和我同岁都已70开外,我比他们稍大几个月,我们单身时,都住在同一幢名叫“解放楼”的宿舍楼里,女生都住在“青年楼”里,我们当婚论嫁时恰好正直文化大革命时期,知识分子是“臭老九”政治地位低下,经济条件拮据,找个对象还真不容易,于是乎就有了“解放楼里的不解放,青年楼里的不青年”的顺口溜。

情缘(11)退休同事畅游宁波 - 赵教授 - zhaoxh777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刘教授(左)和张教授在“天一广场”

我当时是48.5元的工资,每月还要向家里寄15元,可以说是穷得叮当响,工作了几年也没能买上一块手表,我都30多岁了也没有女朋友,后来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,第一次见面时总要有个时间概念吧,刘教授知道后就把手表借给我说:手表你先带着吧,什么时候女朋友谈成了你再还给我。我就带着刘教授的手表找到了我的另一半,后来她知道了手表是人家的就说:赶快把手表还给人家把,我看中的是你的人,不是你的表,不过你可永远不要忘记刘老师对你的好处。刘教授后来担任我们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副院长,一直到退休。

张教授住在解放楼时,和我住门对门,他和我同时进建筑系,他读的是城市规划专业,后来留校在建筑历史教研室,他可是一位才子,能写、会唱、会演,年轻时我们经常在一起张罗着建筑系的文艺演出,而且总是连连得奖,他也有记日记的习惯,和我一样,文革中被抄了家(单身宿舍),从此也就停止了记日记。后来为了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不得不调到江西的铁道学院去,再后来铁道学院回上海,他们夫妻也回到了上海,张教授为上海铁道学院的建筑学专业的建立,立下了汗马功劳,后来院校合并,他们夫妻又都合并到同济大学来,转了一圈又回来了,可是人却老了,如今也都退休了。

旅游回来,整理照片,看着看着,不由得想起了许多难忘的往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秀恒  2009.11.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3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